吃土中,會寫一些東西兄弟的段子來自娛自樂(゚∀゚)
ㄘ我ㄉ龍神之劍辣!!!!!!

我只是一顆頭

© 我只是一顆頭 | Powered by LOFTER

獨普


01


桌上的咖啡散發出溫暖的香氣,熱氣冉冉上升


02


夜幕低垂,城市依舊光彩耀人,窗外的燈火延綿直至無法看見的盡頭


路德維希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,放在方格圖案的杯墊上,就在自己伸手可及的左前方。他再度戴上只有工作時才有機會出場的眼鏡,低頭閱讀那些永遠不會減少的公文。


咖啡香氣與與牆上的滴答聲圍繞著他,至少在他睡去前都是如此。


03


現在是在作夢嗎?


記憶中的宮殿退去了褪色朦朧的面紗,光彩逼人的再次在他的面前展開。他往前邁步,皮鞋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。


沒有任何叉路,他繼續向前。牆上被框住的圖畫像是被施了魔法般生動,而事實上他們也正在路德維希的眼皮下撥放著當年的場景,早已忘卻的記憶細節被如同電影般呈現,裏頭奮力動作的演員渾然不知他們已是過去的回憶。


而他繼續向前。


04


昏黃的光線打在青年認真觀看的臉上。圖畫內所呈現的是早已不存在的景色


他的哥哥們笑得燦爛,與窗外的陽光相映得彰。銀髮的騎士甚至還大咧咧的拍了拍藍眼孩童的肩膀,自己弓著背的模樣引來周圍一片笑聲。


路德維希並不知道為何自己會造出如此奇異的夢,他能說出目光所及的所有物品的來歷,也能看見那些在他身邊不斷來回的腳步聲,連窗外陽光的熱度都是如此逼真。感官所接收到的訊息是如此真實,讓他竟有些分不清楚兩邊的差異了


或許他只是做了一個漫長的夢,一個有關於這未來百年的夢


『……路德?』基爾伯特看出他的心不在焉,盛滿鮮血的眼裡映出了擔憂。


或許這才是真實?


05


燈光昏暗,他的哥哥坐在自己的身邊以奇特的嗓音念出書中的童話


路德維希其實並不知道這段回憶是如何闖進他的腦內的,畫中的基爾伯特低著頭非常認真,搖曳的燭光將他的銀髮渲染上了淡淡的光輝,更是為那紅眸添上了幾分柔軟。


跟著那聲音,路德維希的影子逐漸縮小、縮小、縮小……


他彷彿回到了那最為幼小的年代,跟著那聲音前進的年代


他彷彿再次看見基爾伯特永遠挺立的背脊,總是擋在他身前的那道背影


『嘿,West……』


06


路德維希情不自禁的伸手觸碰眼前的影像,用手指一遍遍的回想那些人的眉眼。孩童幼小的手指就這樣一遍遍的撫摸回憶,而他的哥哥就這樣一語不發的站在他身旁等待


路德維希突然有些倦了。


於是他的哥哥溫柔地將他抱起,用跟以往相同的力道輕柔地拍撫他的背。


07


再次醒來時,基爾伯特正抱著他往回走。他的頭靠著基爾伯特的左肩膀,仔細的話還可以感受到下方心臟的脈動。一如他來時,基爾伯特規律的腳步在地上踏出明確的節奏,令人心安的撞擊著他的耳膜。


感受到他的清醒,紅眼的騎士騰出一隻手揉了揉自家弟弟的頭髮。


『睡吧。』


腳步聲漸漸地就聽不見了,只剩下心臟的跳動伴隨他入眠。


08


桌上的咖啡散發出溫暖的香氣,熱氣冉冉上升,連被放置在一旁的眼鏡也被蓋上了一層白霧。


基爾伯特的心跳聲還在耳畔播放,身上長年洗不盡的血腥味同樣環繞著路德維希。


於是路德維希伸手拿起與咖啡同樣放在左前方的眼鏡,從抽屜拿出眼鏡布來開始靜靜地擦拭。


牆上的時鐘行走著,滴答聲依然與咖啡香一起環繞著整間辦公室。







评论
热度(7)